第九十七章 百川枯竭(五)
    雁行云心中一惊,立刻给符与鹤去了电话,请他派人来女娲神像处查看,又拨通了奈若何的电话,告知此事。

    奈若何兼任西大区的负责人,可随时联系上会长。

    但愿来得及,否则自己将变成人类世界的千古罪人,雁行云暗自祈祷。

    雁行云现在才意识到,他犯了一个多么可怕的错误。

    他在这世上行走多年,深知人心叵测,却独独忽略了,鲛人也是人。

    人心易变,鲛人再是如何的不擅心机,经历了这许多年,经历过这许多事,也会学得口蜜腹剑笑里藏刀。

    自己却还将印象停留在几千年前的古书记载,着实可笑。

    鲛人偏安一隅,不过是因为繁殖不易,缺少战斗力,又无元晶支持。

    现在自己竟然将至纯元晶拱手相送,简直愚蠢至极。

    身后忽然传来不同寻常的声音。

    众人回头,看见海水高高扬起,鲛皇的珠舆在上面反射出耀目的光芒。

    周围的海水略低,鲛人武士驾驭水兽,踏浪而行。

    而水语者,就坐在鲛人武士身后。

    雁行云最担心的事发生了。

    鲛皇得到元晶,非但没有将百川之水放归人世,反而兴兵进犯。

    雁行云驱使龙鲸,游到珠舆所在的巨浪之下,扬声道:“君皇此举何意?莫非是要做那两面三刀的背信之徒?”

    鲛皇的声音在头顶响起:“说起两面三刀,见利忘义,你们人类要精通得多呢!”

    雁行云:“君皇妄兴刀兵,可曾想过两族百姓?”

    鲛皇:“我鲛人一族本是女娲正统传承,却不似你们人类,惯会阿谀奉承阳奉阴违,哄得女娲赐下神器,占据这锦绣山河,却将我族赶尽杀绝,驱至归墟之中苟延残喘!正是为我族人,本君才要夺回这万里江山!况且本君的独女,被你们人类凌虐至死,此仇不报,本君枉为人父!”

    顾小行笑道:“女娲大神人首蛇身,跟你们的鱼尾巴差得可远着呢!还正统……饭桶要不要?”

    他突然现出身形,倒让鲛皇愣了一下,随即鼻中哼出不屑的语调:“堂堂除念师,竟然与鬼怪为伍,你们人类,合该灭亡。”

    雁行云眼见女娲神像越来越近,心知再也无法拖延时间,这一战在所难免。

    只希望自己能撑到援兵到来。

    他驱使龙鲸游到女娲神像之下,转身面对鲛人军队,灵书文字在空中飞舞,作出警戒的姿态。

    他从怀中取出小刀,割破手指,极为迅速的画下五道坤卦,散于身前。

    天乾地坤,山岳河渎,皆坤之灵,坤乃万物之本,坤卦亦是土属性最强之卦。

    鲛人术法多为水属,土可克水,五道坤卦,也许能借属性相克支撑片刻。

    然而……

    滔天巨浪从海平面上高高抬起,节节攀升,遮天蔽日。

    鲛皇的声音从巨浪后传来:“念在你是琴先生的弟子,速速离去,本君可放你一条生路。”

    雁行云:“正因为是他老人家的弟子,我才不敢临阵脱逃,作出有辱家师声名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那么,你要的百川之水,这便还给你了。”

    鲛皇一声令下,巨浪席卷而来,连同女娲神像,一同罩下!

    百川之水,虽离开各自的水域,失了地势之灵气,犹是声威震天,那五道坤卦,如同五点微弱的萤火,瞬间便被巨浪吞没。

    鲛皇坐在珠舆中,看着海水吞噬一切,这只是开始,鲛人遭受的悲剧,终将在人世上演。

    巨浪淹没了雕像,却仍旧保持着拱起的形状,仿佛海水凝固在半空。

    鲛皇注意到其中的异样,眉心拧成了“川”字。

    海水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(因为只有半章):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