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四十八章 鬼龛祈愿(下)
    第二日,雁行云又去拜托雨如铃查询一个叫郑芝兰的人,鬼龛之中有一个祈愿,提到了这个人的名字。

    祈愿的内容就正常多了,希望她忘记过往,开始新的生活,得到真正的幸福。

    虽是如此,也得过去查清楚事主的情况,免得因为鬼气相扰,乱了他人的生活。

    郑芝兰的家在城南的一片棚户区里,雁行云一路询问,终于找到了她家。

    敲门之后过了许久,才有人来开门,雁行云一看,是一位跛脚的老太太。

    雁行云扶住她,问:“老人家,请问郑芝兰在家吗?”

    资料上显示,郑芝兰不过三十几岁,显然不是眼前的老太太。

    “阿兰上班去了,要中午才回来。要不,你进来坐会儿?”老太太上下打量着他,笑得很和蔼。

    雁行云的容貌装束,就是个乖学生的样子,很有老人缘。

    “不用了,谢谢您。请问您知道她在哪儿上班吗?”

    “她们公司叫……”老太太侧头想了一会儿,说:“洗什么铅笔来着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洗净铅华吗?”

    这是云城最大的家政公司,协会的大楼卫生,都是由他们负责。

    “对对对,就是这个,年纪大了,脑子不好使,记不太清了。”

    “好的,谢谢您了。”雁行云把老太太扶进屋子里坐下,这才关门离开。

    随后他又打电话去家政公司询问郑芝兰的工作地点,得到了一个意外而又熟悉的答案。

    云天小区。

    门牌号正是木蔚林的家。

    同一个鬼龛,风格迥异的两个祈愿,事主竟是雇佣关系。

    还真是耐人寻味。

    木蔚林的家中没有鬼气,郑芝兰显然也没有被鬼怪所扰。

    再次看见雁行云,她依然是温和有礼的样子:“对不起,木先生还没回来。”

    显然,她还不知道木蔚林的死讯。

    雁行云想了想,说:“木先生出了意外,去世了。我来替他结清欠你的工资,房间以后不用打扫了。”

    “不用,木先生走之前已经给过了。木先生,是出了什么意外?”郑芝兰的脸上满是惋惜同情之色。

    她与木蔚林并不相熟,但对方还很年轻就横祸而亡,即使是陌生人,也会生出恻隐之心,这也是人之常情。

    “木先生是旅游的时候出的意外,警方已经通知他的亲人,可能这几天就会有人来处理善后事宜。”

    雁行云与郑芝兰说了几句,就离开了,但他并没有走远,而是在小区里用鬼音召唤顾小行。

    他刚才与郑芝兰一番交谈,已经观察到一些蛛丝马迹,但要确定的话,还需要顾小行的帮助。

    没过多会儿,顾小行和小月牙就到了,这两个小家伙,自从发生鬼龛之事后,就一直有些不安,干起活儿来也特别卖力。

    雁行云坐在小区的凉亭里,让他们两个守在木蔚林家外面,等郑芝兰离开。

    没过多久,就听见顾小行说郑芝兰出来了,在向小区外走去。

    雁行云立刻起身,远远的跟着。

    郑芝兰步伐很快,却不时侧耳,似乎在跟什么人说话。

    顾小行忽然“啊”了一声。

    雁行云急忙问:“看见了?”

    “看见了!她身旁有一个鬼,她在和那个鬼聊天!”

    顾小行有些吃惊,因为不管怎么看,郑芝兰都只是个普通人,没有阴阳眼,也不像阴气很重可以与鬼怪通灵的那种。

    过了一会儿,顾小行才反应过来:“你知道她身边有鬼?”

    雁行云没有回答他,只说:“你再仔细看看,或者去跟那个鬼打个招呼。”

    顾小行依言照做,却发现郑芝兰身旁的鬼怪似乎看不见自己,只与郑芝兰交谈。

    “这个鬼,好奇怪!”

 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(因为只有半章):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