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一卷 镜湖卷 第一百二十九章 秋雪
    二十年前。

    镜湖北岸。

    人族是一个很怪的族群,他们明明更向往故乡,但是却因为种种原因要背离故乡。镜湖北岸原本是白花郡的边界,千百年来,白花郡一直在镜湖之中狩猎,得到资源,得到灵根,甚至得到造化。谁也不知道镜湖是什么时候存在的,但是镜湖和无尽海中间隔短的部分慢慢变成山峦草地,慢慢有了人居住。这一些人就是白花郡过来的人,或者更远。

    长生的人不会怀念自己的故乡,因为长生的人到处都是故乡。

    秋雪一直把镜湖北岸和无尽海联通的那一片区域当做故乡。事实上,这个世界的人没有故乡的概念。

    异常席卷半个镜湖的兽潮将镜湖和无尽海中间联通的区域化成死地,尸横遍野。当时已经懂得人事的秋雪亲眼目睹了这一场灾难,看到熟悉的人被妖兽撕成血肉。她躲在枯井之中躲过一劫。如果后来战场发生变故,就算那一口小小的,幽深的枯井怕也不是什么安全之地。

    那一头杀了全村的妖兽被人一刀砍成两半,就在她眼前。

    浓郁的血气从那一头海妖身上飘出来,传到秋雪的鼻尖,中人欲呕的气息里面有着村民的愤怒,父母来不及出口的哀嚎......

    也就是在那一刻,秋雪忽然感觉到自己能触摸到那一些屠戮力量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四岁就觉醒灵根了,是一个修炼奇才,愿不愿跟随老妇人修行?”

    秋雪不明白面前鹤发童颜的老妇人说什么?

    “修炼?”

    “没错,就是这样。”老妇人轻轻挥手,残破的草地生机荡漾。这股力量秋雪能感觉到,这是那个人斩杀那一只罪恶的妖兽时候使用的力量。

    我愿意!

    秋雪需要这一份力量!

    老妇人鹤发童颜,带着秋雪进入少阳门。因为资质关系,秋雪很快就成少阳门的天才弟子。

    秋雪带上那一头妖兽,一路上,不断的撕咬着那一头妖兽.......小小的少女显露出来的疯狂一点都不隐忍。

    老妇人很快就死了。

    死于天火焚身,硬生生焚烧了九十九天。

    当天火降临的时候,秋雪终于明白,这个老妇人是自己的师父,但是也是造成自己父母死亡的元凶。

    自己父母被海妖撕裂成碎片的时候,这个女人就在云层之中眼睁睁的看着!

    那一道天火,是人皇降下来的惩罚。

    看到老妇人死了,秋雪离开了少阳门,然后去到了九嶷山。

    为什么去九嶷山?因为九嶷山是人皇下属建立的宗门,镜湖发生惨绝人寰的事情,九嶷山是唯一一个没有参与的宗门。

    进入九嶷山之后,他才明白修士和凡人是不一样的。九嶷山没有参与,不是因为九嶷山伟大,而是因为九嶷山不屑于参与那种事情。但是指望九嶷山对凡人青眼交加,也是不可能的。

    十年时间,从一个基本的外门弟子,终于爬上了入门弟子。可是天资和传承严重制约了秋雪在九嶷山的发展。

    十年时间,终于爬上了云雾峰第一百名,拿到了宗门正式弟子的月钱。

    再十年时间之中,秋雪一共爬上云雾山前一百名一千次,同时也被人从上面打下来一千次。身份在入门弟子和正式弟子之间不断的变幻。修为在一天一天的增

    加着,可是位置却始终没有能够爬得更高。

    和宫清寒不一样,宫清寒天梯赛都是十几名十几名的跨越着。但是秋雪,必须一名一名的朝上爬。为了能拿到修炼资源,榜单前面的竞争她不知道,但是榜单后面的争夺,简直可怕!

    “我认输!”当竞技台开始的时候,秋雪就用尽全力。但是没有办法,和他交战的那一位太强了。那一位是本来排名在五十左右,然后被人挑战落败到秋雪的身后的。然后直接挑战秋雪。

    人家这么处心积虑的来到自己身边是为了听自己一句认输么?二十多年时间,已经让秋雪成长为一个修炼界老饕。

    体内灵气被打散,自己辛辛苦苦修炼二十年的灵气全部被打散......

    这无疑已经让自己变成了一个废人!

    可对方还是不愿意放过自己,那个人一脸冷静,直接朝着自己的紫府的方向出手,这是要断绝自己的灵根么?

    “住手!”一道清亮的声音从竞技台外面传来,一个结丹初期的修士横亘在台上。

    “滚!”少年淡淡说,却丝毫不容置疑。

    对方终于停手了。

    少年站在她身边。

    “离开九嶷山,不要再回来了!”

    少年没有看着秋雪,就像是在呢喃,但是秋雪知道,这个少年就是说给自己听的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......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?就怪你生在镜湖吧!我能救你一次,不可能救你第二次。”

    少年叫做叶初白,云雾山首席,生而先天,上品灵根,虽然结丹初期,但已经在宗门结丹多如狗的云雾山占据第一,无人不服。

    为什么?

    我不是镜湖人啊!

    镜湖并不是我的故乡!我们只是从远方来的流浪者!

    秋雪面色憔悴的走在记忆中已经模糊的故土,这里现在已经没有人了,只有一些残垣断壁,显示着这里曾经有人在过。

    那已经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自己只是想要力量!我不是想要报仇,我只是想要自保,我只想要能活下去,为什么你们不放过我!

    看着已经树木参天的故乡,秋雪一阵悲愤,灵根虽然没有受损,但是经脉全部受伤,想要找一个地方修养尚且做不到。

    “这地方还有人?”一道沙哑的声音响起。

    秋雪抬头四五个一脸阴翳的中年人满身匪气的站在秋雪不远之处,秋雪脸色巨变。眼前这四五个人都是结丹期的修为!

   &nb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(因为只有半章):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