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0053章 万胜 新
    伏虎山一役,越王无疆以及一干残卒被俘。

    令尹昭阳大人本来是想处死无疆的,但是历史上没有这个先例,杀死战败的君王的事情似乎从没有过,最多是俘虏过去,然后让其作为奴隶,或者是让对方的国家出钱赎买回去。

    当然了,这样的例子是很多的。

    譬如当年秦穆公生擒了晋国的国君,却没有杀掉,反而被赎买了回去。宋襄公做得更过分,直接把人家放回去了,一点好处都不要!

    杀王不祥啊。

    在这个时代,人们还是很迷信的。君王都是天生的贵族,似乎都是受上天庇护的,有大气运加身,杀了一个君王,可能遭到上天的惩罚!

    在更久远的夏商周时代,即便是灭国也不会绝人家的祭祀。这一点大家都做的很好,周天子分封天下的时候,也找来了每个人皇的后裔,分封他们,纣王的儿子武庚也被分封了,还有大禹的后人,舜的后人,夏朝的直系后裔都得到了分封,他们都是天生的贵族呀!

    无疆是属于大禹一系的,也算是天生的贵族,所以要不要处死无疆,昭阳大人还是有些疑虑的。

    好在宋君偃也没有让他太为难了,当即劝说昭阳道:“令尹大人,寡人以为无疆不可杀,杀之不祥。今越国的十万精锐已经葬送在齐地,越国虽然没有多少可战之兵,然则,越地民风凶悍,可全民皆兵,无疆为越王,既生擒而杀之,恐怕越国人人自危,会拼死抵抗伐越的楚军!为了减少士卒的伤亡,还请令尹大人三思呐。”

    “可是,不杀无疆。怎么处置他呢?总不能把他放了吧?放虎归山,祸患无穷啊!”昭阳皱着眉头道。

    子偃闻言,笑道:“寡人那里还缺少一个养马的奴隶。所以想要跟令尹大人讨要!”

    “这个好!只是……”昭阳有些疑惑地道,“宋君难道忘了当年勾践侍奉吴王夫差之事乎?留着这么一头鸩虎,还是对宋楚两国心怀恨意的鸩虎,老夫实在是放心不下啊。”

    宋君偃摆了摆手道:“令尹,你多虑了!勾践狡诈,心有猛虎,城府极深,可是这个无疆又怎么能够跟他的先祖相提并论呢?而且,寡人也不是吴王夫差,今时亦不同往日,当年的越国向吴国称臣,可以苟延残喘。难道今日的越国能在你们大楚的兵锋之下苟延残喘吗?没有了越国,他无疆何以东山再起?”

    “寡人只需要一个养马的奴隶,不似越王勾践侍奉夫差只有三年之期,是以无疆是没有机会逃离寡人的宋国的!”

    昭阳仔细地想了想,确实是这么个道理。

    当年的吴王夫差骄傲自大,狂悖无比,与这个无疆的性格大同小异,在消灭了越国的主力大军之后,竟然没有听信伍子胥的谏言,一举灭掉越国。

    夫差使得越国得以苟延残喘,在勾践的卑颜奴膝之下,在西施、郑旦两个绝世美人儿的迷惑之下,夫差愈发的骄傲了,也愈发的目中无人了。

    最终越国通过“十年生聚,十年教训”,励精图治,终于打败了强大的霸主国吴国。虽然手段很卑劣,为世人所不耻,哦,就跟当年的武王伐纣一般,趁着别人的主力外出作战了,自己带兵突袭了人家的老巢。

    昭阳想到,宋君偃这是一个有头脑的家伙,虽然武力值很强,但绝不是那一种四肢发达,头脑简单的家伙,而且这个人很谦虚,也懂得为人处世的道理。所以他想不到这个越王无疆拿什么跑回越国,又拿什么跟自己楚国对抗,又拿什么去东山再起。

    所以,昭阳便同意了宋君偃的建议,把无疆以及他的宠姬虞妙弋拘到商丘,给子偃当一个马奴。

    昭阳并不知道,他的这个决定给楚国埋下了多大的祸患。如果他知道后来发生的事情的话,肯定肠子都悔青了,也恨不得把无疆当即处死,把子偃这货给大卸八块,然后扔去喂狗!

    西元前327年,历时三个多月的楚越宋三国联军合纵伐齐的战事终于告一段落,战事的结果出人意料。

    先是郯城之败,齐国上将军、成侯田忌被撤换,换上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匡章作为统兵大将,接着沂水之战,越军损失惨重,然后就是震动天下的事情了。

    原本的三国联军,竟然内讧了,宋楚两军先后出走,接着越军被齐军袭营,大败。越王无疆在败走伏虎山的时候,被宋楚两军伏击了,越王及其宠姬还有一干残兵都被俘虏,将要被羁押宋国都城商丘,作为马奴,侍奉宋君偃。

    而三国联军原本攻占的齐地,也全部拱手相让,让匡章的齐军收复失地,还是不费吹灰之力的那一种,所以天下列国都很怀疑,齐楚宋三国之间是不是达成了什么秘密协议,要坑害越国。

    与此同时,攻占齐国西南部六百多里的宋军,也开始紧锣密鼓地备战,修筑工事,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(因为只有半章):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