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六百八十章 杀鸡儆猴
    江长安左眼青光伸展向裂谷地底,视线伸展到十丈深却被毒风遮住,探查不到,看来地底真的有蹊跷。

    这时,一道道亮光自地下亮起来,十丈深处亮着点点绿色幽光,像是黑夜中的妖异鬼火,又像是生在地底的璀璨群星,裂缝的有多宽阔深远,这绿芒群星便是有多么灿烂。

    这冽冽黑风直冲云霄风力极其强劲,哗啦啦有点点绿芒直接被冲刮出裂缝,向天飞去。

    黄龙道长眼眸亮闪出凌厉杀气,飒然出手,亮黄袍袖微微抬起竟有遮天威势,风卷残云,再平息下来看向手中,已是多了三枚泛着碧绿光芒的果实,每一枚都只有指尖大,异香扑鼻。

    “这是什么果实?怎么从没有在古籍中看到过?”

    一行人纷纷猜测,黄龙道长也皱着眉头:“生在这种绝境,不知好坏,但是有如此丰富充盈的灵力滋养,其中的好处自不必说,只是……”

    后面的话他不说众人也是明白,只是生长在这种地方,毒风连日吹洗,谁敢食用?

    “墨沧,你有见过这种果实吗?”江长安问道。

    墨沧直摇头撇嘴:“这里无论是植被还是妖兽都受冥水影响,就算是人在这里住上个几十年怕是都要人不人鬼不鬼,早就看不出真正的面貌,本尊也没有见过。”

    只听一个身穿青袍的年轻道士冷喝一声:“管他是什么药物,只要是灵力丰富充盈,生长在这种地界指定是宝物不错,我等来到这里寻得不就是至宝么?如今看到真正的至宝出现,怎么一个个倒成了怕事之主?”

    孙罄冷喝道:“怕事?难不成横冲直撞前去送死便是大丈夫?白痴!”

    “小子,莫要以为身为甲第道盟的弟子老子就不敢动手斩了你!”

    青袍男子话一脱口,便看到黄龙道长杀气横生,脸上气势顿时弱了三分,但也觉下不了台,哼了一声道:“甲第道盟既然龟缩不肯出手,那就由老子去探一探路,反正真是得了至宝,你们也只有跟着老子背后吃屁的份儿,连点儿油水也打捞不着!”

    他说完纵身一跃,足下踏着两道淡橙色神虹深处地底,隐没在黑雾毒风之中,不多时,众人就看见石壁上绿芒异果接连被揽进囊中,地上诸多道人也都隐隐按捺不住,这样下去所有好处非要被此人得了去不可!

    又有一个黑衣笼罩全身的年轻男子急道:“我也忍不住了,诸位,在下先去探寻一番!”

    紧接着黑衣年轻人也跳了下去,所有人的心思正纠结在跳与不跳的时候,江长安的双眼又看在了那个黑衣驼背老者身上,第二个跳下去的黑衣年轻人一样是傀儡!

    “用替身果真是方便,还没有任何的风险性。”江长安嗤笑。

    陆清寒也看出其中不寻常:“我怎么觉得这位木甲师的目的不单只是为了这些果实?”

    江长安道:“他当然不只是为了这些小玩意儿,而是另有其他的目的,再一再二便一定会有再三,早在青袍男子跳下去的一刹无数人已经心动,但心动还不足以推动他们的步伐,这时这个傀儡自然而然就成了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。”

    “他这样做是想要让更多人跳下去!”陆清寒惊道。

    果然,话音刚落,看着绿芒消失速度更快,就有更多跃跃欲试的修行者跟着跳了下去。

    “一群蠢货!”孙罄怒骂道。

    噗!

    正在这时,地底喷涌出阵阵毒风席卷到地面,鬼哭狼嚎,各种各样的惨叫声侵袭每一个人,一股前所未有的恐怖感笼罩在所有人的心头,每个人脸上比被妖兽亲了一口还要难看。

    啊!

    裂缝中传来一声声歇斯底里的惨叫,地上人心中皆是一凛,叫声嘶哑拼尽了全身的力气,然后被黑暗吞噬。

    哧哧,这时,一道神虹自黑雾中拼了命得穿梭到地面!

    一旁屏气凝神的诸多道长就要忍不住掷出手中法器,待神虹站到地面才看清原来是先前第一个下去的青袍年轻人,这才微微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青袍男子脸上惊魂未定,双眼一眨不眨瞪得如两只铜铃,鼻孔皱起放大,嘴角恨不得都要咧到了耳根,惊恐到了极点。

    点点血腥从他唇角流出来,他起伏呼吸着胸口,像是看到世间最恐怖的景象,一言不发。

    “发……发生了什么?”一群好奇又不敢亲身下去的道士直接簇拥问道。

    然而无论他们怎么问,青袍男子都是一动不动,双眼灰暗没有精神,只有若有似无的鼻息证明尚且活着。

    “快说,地下究竟发生了什么?”盘问声一刻不绝。

  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(因为只有半章):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