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208章 吉时到2
    仰起手,便没好气的在冷院长和厉大长老的背后,狠狠拍了一巴掌,“你们两个都还是小孩嘛?!”

    “他们可不就是小孩嘛。”无痕学院的三长老,白泠芷,冷不丁的来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返老还童,返老还童......”无痕学院的四长老,洪博呈,捻着胡子,见怪不怪的说着。

    厉云天:“......”

    冷坤鹏:“......”

    “咳咳....还是先入席吧。”无痕学院的首席召唤师,风尖岩,清了清嗓,尴尬的解围道。

    “还是先让渊儿将月儿的盖头掀了吧。”无痕学院的首席锻造师,杜静,轻声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也行也行。”只要能化解现在的气氛,先弄啥都行。风尖岩没意见。

    “渊儿。”无风学院的首席战师,岑虎唤言,“为月儿掀了红喜盖头吧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。”万俟夜渊拉着上官揽月往后撤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额.....”风尖岩、杜静、岑虎三位老人,接连傻眼!

    他们听到了什么?!

    不要?!

    这混小子居然说不要!?!

    靠!

    欠收拾啊!

    不知道他们正在化解气氛啊!?

    “本王的月儿凭什么给您们看?”万俟夜渊傲娇说着。

    “!!!”

    闻言,别说风尖岩三位老人家,就连在场的其他老人家都纷纷瞪大了眼睛!

    这臭小子刚才说了什么?!

    “你有本事藏一辈子!”冷院长高喊!

    “哼。”万俟夜渊偏头,“只要月儿愿意,多少辈子都行!”

    “你还是藏你自己吧。”上官揽月亦是没想到,身旁这个男人,会在此事傲娇起来,无奈自己掀了盖头,没好气的白了某男一眼。

    “月儿......”闻言,万俟夜渊捂着心口,好不委屈的看向上官揽月。

    “收!”上官揽月转手将红盖头扔给了万俟夜渊,随之转目看向在场的老人们,“月儿在此谢谢各位长辈、前辈的祝福,也谢谢您们愿意前来。”

    “哎,多乖的丫头啊。”冷院长感叹。

    “就是!”厉大长老难得没有反驳冷院长的话,“怎么就叫这个臭小子给收了!”

    “是月丫头收了他。”师二长老道。

    “正解。”白三长老说。

    “自然。”与此,万俟夜渊好不傲娇的仰着脑袋。

    冷院长:“......”这人谁啊?!他当初是眼瞎,才会应了那人的话,收了这个徒弟吗?!

    厉云天:“......”这臭小子莫不是也喝酒了?!

    师帛岚:“......”厉害了!

    “请继续保持这副忠犬样。”相对前面三人的无语,白三长老,白泠芷就要淡定太多。

    “月儿.....”万俟夜渊全然没有理会他们的样子,伸手拉着上官揽月,“我们回后院吧。”

    “回后院做什么?”前院的宴席还没开呢。

    “入洞房啊。”说到这,万俟夜渊的那双血眸中,很是应景的闪着无比绚丽的亮光。

    “滚!”听此!上官揽月的俏颜,无疑是刷的一下就红到了底!

    一旁的老人......更是不忍直视的撇过了脑袋。

    这货到底是谁啊?!

    “大长老。”万俟夜渊偏头看向上官萧贤。

    “啊。”接到视线的大长老,神情略显惶然的应了声。

    “夫妻对拜之后,是不是就该入洞房了?”万俟夜渊一本正经的问着。

    上官揽月:“!!!”这男人是谁!

    这男人到底是谁!?

    “嗯.....”大长老仰着脑袋,飘忽着眼神,一连“嗯”了好一会儿......都不见万俟夜渊有转视之意,只得硬着头皮道:“一般来说.....按照常理.....是这么一回事。”

    “月儿,你看吧。”闻此,万俟夜渊心满意足的转移了目光,回眸望着身旁的姑娘。

    “看什么?”上官揽月俏脸羞红,故作不懂道。

    “按照常理,我们该入洞房了。”万俟夜渊颇为严肃的说着。

    “我们今天的仪式,有按常理走嘛?”上官揽月眨眼。

    “.....”闻此,万俟夜渊险些一口气背过去。而后故作镇定道:“难道没有嘛?”

    “没有!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(因为只有半章):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