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154章 浮出水面
    姜仪想了想,问我:“你不怕危险吗?叶栾胜如果见到你,会不会想害你?不是说他之前把你们一家都扔进河里去了吗?”

    我苦笑道:“难道就因为我怕他这一辈子就要躲着他吗?做了亏心事的人是他不是我。我没有什么好怕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想怎么接近他?想去哪里看?他常年呆在“梦都”很少出去。不过,最近本城好像有个新年聚会,到时候,很多重要的人物都回去参加,如果你去的话,在那种场合,相信他也不敢对你怎么样。”

    “新年聚会的话,是不是你父母亲都要去?”

    “是的,还有我叔叔他们也要去。”

    我立即打了退堂鼓:“还是不要了,换个法子吧,我现在还不适合和他们见面。”

    姜仪又说:“那——或者这样,我们假装成客人到梦都去玩,不过那里人比较杂,你要有思想准备?”

    “什么样的思想准备啊?”

    姜仪想了想吗,说道:“反正……只有你想不到的,没有你看不到的。很脏、很乱。叶栾胜的“梦都”里有人公然卖各种药品,所以瘾君子啊,玩一夜情的啊,都有!”

    我嘻嘻一笑,说道:“那没啥,只要不危及到我的人身安全就行。”

    姜仪笑了笑,说道:“怎么会呢?我肯定要保护你的!”

    我笑着点头说道:“那好,那就这样说定了!”

    当天晚上,经过一番乔妆,姜仪和我笔直奔“梦都”而去。

    叶栾胜的“梦都”的确已经落伍了,就像一个半老徐娘,尽管装修得金碧辉煌,可是骨子里透出来的时间沉淀让人有一种老朽的感觉。

    灯光昏暗,音乐燥耳,舞池里的男男女女相互拥着,各种不堪的姿势,极尽丑陋的样子伴随着靡靡之音,好像妖魔鬼怪。

    各种气味混杂着充斥而来,廉价的香水味,难闻的汗味,刺人的烟味,还有其他一些说不清道不明的气味,这里,远比“夜色”更混乱。

    我和姜仪表面上悠闲散步,实际上却在认真寻找着叶栾胜有可能在的地方。

    和“夜色”不同,叶栾胜喜欢隐藏自己的行踪,他的办公室在一楼隐蔽的角落里,尽管事先知道,我和姜仪还是花了好大气力才找到。

    办公室的门紧紧关着,从下面的门缝里隐约透出灯光,外面还有四五个保镖看守着,我们一靠近,他们就让我们离开。

    姜仪把我拉到了一边,小声说道:“先在旁边守着,他总要出来的。而且你不是只要看到他就够了吗?这里灯光昏暗,人又多,他看不到我们,正好!”

    我点头,正准备说话,看到办公室的门开了,叶栾胜从里面走了出来。

    再次看到叶栾胜,我明显地嗅到了一丝血腥的气息,尽管还是从前那个眉眼,可是让人感觉多了这几分让人惧怕的阴森感。

    他的身后跟着一大帮人,簇拥着他向门口走去。

    “跟上!”姜仪拉了我一下,说道:“看看他到底想做什么。”

    姜仪开着车,尾随着叶栾胜的车子。一路走来,居然出了城。叶栾胜的车子左弯右绕,很快地弯进了一片富人别墅区。

    姜仪自言自语地对我说道:“原来,他是到许家来?”

    我没听懂,姜仪对我解释道:“许家就住在这里,看来我们不用跟得太明显了。”

    他将车子停在一个隐蔽的角落,步行向前走去,果然看到一栋白色的欧式小洋房,前面一大片花园。而叶栾胜的车子就停在外面。姜仪对我说道:“没错,就是许家。”

    “叶栾胜来许家干什么?到底是因为什么事呢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不得而知。

    我毕竟不是神,不可能隐身潜入许家,想听到他们要说什么也是很困难的一件事。

    我轻声埋怨姜仪:“这都怪你们警察,明知道叶栾胜和许耀明都有嫌疑,也不装个窃听器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姜仪苦笑道:“你以为装个窃听器就那么容易吗?”

    唉,我无聊地看向地面,一只老鼠“嗖”地从我脚底下溜了过去!

    好肥好大的老鼠啊!妈的,也是怪了,难道活在富人别墅区的老鼠蹭富人的油水也特别足?

    大老鼠突然回头来看了我一眼,好像在说:没错,你说对了!富人吃的是绿色食品,不掺激素的牛羊肉和健康油,我自然吃饱喝足。

    我盯着肥老鼠,眼睛珠子一动都不动:还真是怪了!老鼠不都是胆子小的吗?这只肥老鼠胆子怎么这么大?居然还敢回答我的话?

    肥老鼠哧溜一下转身过来,绿豆似的眼睛转啊转的:你不是问我吗?难道我回答你的话也错了?

    我被肥老鼠的回答震撼了!同时一个大胆的念头在我心里生成,也令我兴奋不已。

    “去,去帮我听听,听听里面的人在说什么话!”

    “什么人?男人还是女人?”

    “男人,刚进去的那个男人,他做了什么,说了什么,都要说给我听!”

    “有什么奖励?”

    “奖励,你在这里吃香的喝辣的居然还朝我要奖励?要不要我叫一只猫来?”

    “不用,不用,我马上就去!”肥老鼠“哧溜”一下蹿进了黑影里,再也找不到踪迹。

    姜仪这时开口叫我:“叶萤,你怎么回事?老是盯着那只老鼠?老鼠跑了!”

    我好像从梦中醒来,做梦一般地“哦”了一声:“你、你说什么?”

    姜仪狐疑地看着我,说道:“你刚才自言自语地在说什么?而且还盯着路边那只老鼠。”

    “啊?我有吗?”我有点慌乱,深怕姜仪看出了我的异常。

&nbs 当你看到这段话可能出了小问题(因为只有半章):这是我们做了防盗模式,UC浏览器屏蔽了我们防盗模式,此问题主要是UC浏览器用户,请根据以下步骤显示更多:点击底部最中间三条横线 → 然后点击设置 → 点击更多 → 向下拉点击清除缓存 → 所有选项勾上然后点击清除 → 再刷新本页